广州羌萜助孕网
菜单栏目
专用特种车,洒水车系列
图片展示
栏目名称

代孕讯息

当前位置:代孕 > 代孕讯息 >
当前位置
曾经的身体(男主代孕啦(ノ=Д=)ノ)
来源:http://www.qiangtie365.com  日期:2019-05-17

  第三十一章 曾经的身体(男主代孕啦!(ノ=Д=)ノ)

  清晨

  将最后一枚树(「伊斯.坎尔斯特」最高面值货币)放入背囊中,身着淡红色花边睡衣的紫鸢满意的点了点头,打开一旁的衣橱,深红色的甲胄散发出的血腥气味让这位久经沙场的女将脑内每一根神经都兴奋起来。

  「话说,那个女孩真的能把那柄可爱的剑卖给我么?」紫鸢一边穿戴甲胄一边自语道,「算了,不想那么多啦!」

  紫鸢鼓劲一般拍了拍脸颊,如征战一般拿好背囊和倚靠在门边的鸢尾花纹巨剑,推开居室的房门,走出了「米修赫尔」的休息区,径直朝对面的「神羽」教会走去。

  步入华丽典雅的中厅,半圆形的询问台和正在打着瞌睡的红衣教父便进入了紫鸢的视线。

  「咔嚓」

  「唔啊啊啊!」

  轻松挥下巨剑,将询问台劈成两半,紫鸢用恐吓的语气问向被吓的差点失禁的教父。

  「我说,快把你们的黑风主教叫出来!!!」

  「是……是是是!」教父连滚带爬的上了二楼,不一会,满脸疑惑的黑风便出现在了紫鸢面前。

  「紫鸢将军……您这是……?」

  「哦!问你一些事情罢了!」

  ……

  从「神羽」处获得所需要情报的紫鸢愉悦的从教会走出,将纸张展开,紫鸢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苦逼。

  「好……好远…这不是已经出了「大圣坛」的城区了么!」将酒红色的长发揉了揉,无奈的将情报放回背囊,「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叫艾儿的那个女孩怎么想到住在这个地方呢?」

  紫鸢无可奈何的向「大圣坛」外围走去,途中除了作死挑衅而失去生命的人的之外,一般生物看见那一身血腥味浓重的甲胄便赶快拉开距离,就这样仅过了一个小时便到达了外围的浓密树林。

  「应该是这里附近了……」看了看手中的地图,紫鸢拿出水囊缓解了一下干燥的喉咙,「不过这里的树还真是高大呢,应该是有些年头的古树了……」

  就在紫鸢感慨大自然的奇迹时,不远处的一颗壮硕古树以飞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噗嗤!」目睹到这一事情发生的她将口中的水逆流喷射而出。

  「有些意思呢……」紫鸢擦去嘴边残留的水珠,「那么,就让我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所为呢?」

  将巨剑拔出,以加急的速度向古树被腐蚀的地方奔去,浓烈的魔力反应越来越强烈,就在马上抵达时,紫鸢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这种气息是……」令她所熟悉的气息唤醒了沉睡在紫鸢脑内的种种情感,握剑的手不停的颤抖,眼球上因过度兴奋而逐渐布上血丝,「绝对错不了啊啊啊啊!」

  三年前所遭受到的背叛仇恨又一次占据了内心,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般疯狂的向魔力来源奔去,果然一个黑发的男性身影站立在树丛外部,紫鸢再也控制不住的喊出追寻三年仇人的称谓。

  「末星啊啊啊啊啊!」将巨剑对准男人的胸口投掷而出,即使途中粉碎了不少枝叶,可运动的轨迹却没有受到多大的改变。

  男人似乎受到了惊醒,向后退了一步,巨剑擦着他的腰部,深深的刺进身后的树中。

  感觉到并没有成功,紫鸢咂了咂舌,加快脚步跑出树林,可惜的是男人的身影和气息早已消失。

  紫鸢四处寻觅着周围,看到地上的黑色颗粒更是直接肯定了她的想法,「终于找到你了!末星……」将手上带有腐蚀性的黑色颗粒拍掉,紫鸢的眼神被掉落在旁边的一个精美的金色紋印钱包吸引过去,应该是和剑刃擦过时碰掉的,令人熟悉的气息还沾染在上面。

  「呵呵呵呵……」紫鸢忍不住的冷笑,腥红的目光投向远处的城区,「就算你跑到大陆的尽头,我米修赫尔的紫鸢尾也势必要割下你这个背叛者的头颅!」紫鸢愤愤的将巨剑从树木中拔出。

  「不过现在看来,得到那把剑似乎更有必要了呢!」紫鸢将巨剑背起,回身走向情报所描述的地方,「在此之前,你就再多苟延残喘一会吧!」

  紫色的火焰丛手中喷涌而出,将这片土地的战斗痕迹全部抹消……

  ————————————————————————————————————————————————

  阴暗的巷陌中,在黑色物质的包裹下,秋屋的身体安全的移动到了「大圣坛」城内。

  「呼呼……吓死我了,到底是谁啊?教会么?」秋屋无力的跪在地上,大喘着粗气喝艾草助孕吗,「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只要……啊啊啊啊!钱包呢?!」

  原本挂有钱包的腰部此刻空空如也,仅留下一根断裂的挂绳。

  「我的天啊……最近我是怎么了」,秋屋扑通一下靠在墙壁边坐下,迷离的目光看向天空,似乎对未来充满了疑惑,「我差不多是一把废剑了……」

  就在秋屋怀疑人生的时候,暗巷另一端传出清脆的女性高跟鞋脚步声。

  「喂!那里……」一位性感的女人从黑暗中婀娜的走出,火辣的身材和黑色带锁链的抹胸皮衣给人一种魔鬼的魅惑,如雪一般白皙的皮肤和用各种发簪盘起的长发,足以说明了其对于皮肤和身份的重视,「那里是我的地方哦!」

  「额……抱歉!」秋屋急忙起身,站在另一边,从身后秋屋的目光被女人背后的一把长枪所吸引,纯黑的外表不增添任何装饰,就是被完全的黑色所覆盖长枪。

  「怎么?害怕了?」女人挑逗般转身勾起秋屋的下巴,眼神的妩媚程度几乎要将秋屋融化一般。

  「切,认出我就直说吧,卡玫尔!」秋屋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位性感的女人,听后,卡玫尔咯咯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抱歉,毕竟和以前的样子改变太大了,各种层面。」

  「彼此彼此啦,以前的你是不可能打扮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如果不是那杆枪我都很难认出你来。」秋屋将勾住自己下巴的手拨去,「不过居然可以在这里碰到也这么巧合了。」

  「巧合?」卡玫尔揪起秋屋的脖领,来回快速的晃动起来,「巧合?你不知道为了等今天,我从两天前就在这里放上了一堆你的黑沙,就是想赌你能不能在这附近使用「身沙世缘」!现在你居然和我说巧合?!」

  「唔啊,好晕,好晕!」

  卡玫尔将秋屋放下,无奈的看着穿着朴素的秋屋,「你这十几年就混成了这样?」

  「没办法?生活所迫,情况所逼。」秋屋摊开手掌,回忆起了最近的辛酸史,「唉,……话说你黑胡椒助孕废那么大力气将我引到你身边来干什么?」

  「你……和艾儿公主签订契约了吧……」卡玫尔的媚眼难得透出认真的感觉,秋屋捂脸叹气。

  「果然是公主啊……那家伙。」秋屋摇了摇头,随即正视「是啊,不过是她先发动的强制契约哦……」

  「啧,果然么?签订多久了?」

  「五天左右」秋屋掐指算道

  「五天么?不到一周啊!太好了!来得及!」卡玫尔如同得知到好消息松了口气,从**中拽出一瓶腥红的液体。

  「那个,拜托你一件事情……」卡玫尔逐渐靠近,让秋屋不仅寒毛树立,「你可不可以……暂时先变回以前的样子呢?」

  听到这里秋屋的脸瞬间变红,迅速而果断的摇头,「不……不……不行!我就是为了暂时封印那个形态,才以现在的姿态活动的!不可以!不可以!」

  「虽然知道会有这样的回答,不过……」卡玫尔迅速冲向秋屋,如果是全盛时期的秋屋也许对付面前老友还可以绰绰有余,不过力量被封印的现在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这样的闪击的。「还是要拜托你了!」

  被抓住脸部的秋屋被强硬的掰开嘴,容器中的液体被一点点倒入嘴中,进入腹部。

  「咳咳!你!你!」秋屋怒视着卡玫尔,正当要反击时,一阵无力感袭上全身,秋屋直接倒在地上,视野逐渐陷入昏暗。

  卡玫尔一脸抱歉的看着秋屋,「真是抱歉了呢,可我也是奉命行事的啊~」

  ————————————————————————————————————————————————

  「今夜我属于你」

  ……

  「不觉得很奇怪么,人和剑做这样的事……」

  ……

  「那个……我……我代孕了啊啊啊!」

  ……

  「孩子,就拜托你了啊!我最亲爱的爱人。农村助孕草

  ……

  尘封已久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感觉脑部遭受重击一般,视野逐渐恢复。

  「啊!你醒了啊!」卡玫尔红着脸递给秋屋一面镜子。

  秋屋疑惑的接过,看着镜中的样子,秋屋陷入绝望般惨叫。镜中的人早已不是刚才的他,而是一位娇媚可爱的少女,身着黑色蕾丝连衣裙将胸前的曲线大大的突显出来,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脑后,比桃花还有媚的眼睛勾人心弦,娇艳欲滴的粉唇如蜜桃般诱人品尝,只是腹部那高高的隆起已经表明了她人母的身份。如此妖孽的少女不知所措的跪在地上,看着挑起红唇微笑的卡玫尔。

  「欢迎回来,王妃殿下,以及~王子呢~」

  ————————————————————————————————————————————————

  没想到吧!男主代孕了!代孕了!代孕了!为了男主早生贵子,求一波收藏哦!